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左小蕾的博客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左小蕾,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1992年8月,获得美国伊里诺依大学( Univ.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博士学位( 国际金融, 经济计量学)。

网易考拉推荐

总供给和总需求平衡就可以承受6%以上通胀率  

2007-11-12 23:41:10|  分类: 媒体采访与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针对通胀和资产价格泡沫,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晓蕾昨日表示,目前中国总供给和总需求是平衡的,因此6%以上的通胀率仍处于可以承受的范围,但要防止转化为恶性通胀。她表示,猪肉涨价引发通胀只是一个导火索,通胀的根本原因还是全球化体系下的流动性泛滥。
    
  11月3日下午,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主办的“2007年第三季度经济形势研讨会”上,左晓蕾表示,由粮食引发的通胀促使我们定位粮食安全问题。中国是土地资源紧张的国家,种植粮食没有比较优势,进口粮食应该像进口石油一样进行战略储备。

  “我们现在应该这样看通胀。它是在增长,这很明显,去年是(百分之)1点几,今年到6点几,增长是非常明显的,”左晓蕾说,“但是不是恶化,我们还要看另外一个指标,总供给和总需求是不是平衡的,如果是平衡的,这个增长就应该是我们能够承受的。但是我们要防止,因为它在涨,增长的预期不要转化成真实的通胀,否则它会恶性循环。”

  “适度的通胀对中国没有坏处,”左晓蕾说,“我个人认为6%的通胀我们可以承受。现在总供给、总需求已经在6.2%了,并没有很大的差异。当然,政府可能受不了这个,太高了一点。但是实事求是地说,总供给、总需求在6点几的时候。”

  她表示,猪肉只是一个导火线,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就像水表面上浮了很多油,你不动它,它就有这么油,但是如果有一根火柴点它一下,油就燃烧起来。”

  “通货膨胀上涨的条件已经存在了很久了,它已经存在。猪肉的价格给它一个火,然后就开始上涨。这里面是什么条件呢?”

  她指出,通胀刚性的一面是大家强调的工资上涨,去年城市职工工资上涨高于GDP的增长。一方面造成成本上涨,另一方面刺激了消费。

  “非核心的通胀一个是石油,一个是粮食,石油现在已经涨得非常厉害了。另外一个是粮食,现在粮食从国外来说,工业用粮开始增长,从中国国内自己来说,我们也有工业用粮的上升。”左晓蕾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中国粮食是土地密集型产品,中国是一个土地稀缺的国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没有比较优势。没有比较优势,我们就得进口。粮食安全的问题我们要重新考虑,要把它当做石油问题一样的战略来考虑它。”
她表示,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土地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国一定要长期的考虑粮食安全的问题,重新定位它,“因为你没有比较优势,进口可能就是必然的。如果你要进口,就要受国际粮价的影响。它是一个非核心通胀,但是非核心通胀不等于它不重要。”
    

  她表示,中国的经济经过三十年改革以后,不可避免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因为我们现在至少不是一个封闭的经济体,我们是一个开放的经济体,我们面对的不仅是过去国内的问题,还有国外的问题。”

  她指出,通胀如果恶化,必然来自经济不平衡的发展,包括流动性过剩,包括贸易顺差、包括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包括过度投资,包括通货膨胀、包括资产价格膨胀。

  “我们现在是开放的经济,开放的经济产生的问题一定有外部的原因,我们一定要放在大环境下考虑它。不平衡的产生跟国际上有很大的问题。”

  她表示,流动性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国的流动性过剩,包括投资过热、银行受到资金的压力、通货膨胀、资产价格泡沫、贸易顺差,从外部来说,都来自全球流动性过剩的输入。

  “全球流动性过剩造成了资本的过剩,流到中国来。比较显著化是从2004年开始的,”左晓蕾说。

  “开始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情况,当时中国的外汇积累突然一下增加。以前都是几百亿,包括贸易顺差和FDI,但是那一年突然增加了2000个亿,证券投资的部分是一半,还有一千多亿既不是贸易顺差也不是直接投资。突然一下外汇积累增加,2005年也是这样的,2005年又增加了2000多亿,2006年中央银行公布的数据是当年三分之二新增货币是结汇导致的。外币流入,在结汇的过程中再发人民币(对冲)。到了2007年的时候中央银行开始全额对冲, 2005、2006年都没有对冲,因为那个时候少,跟新增货币不是很矛盾。造成了中国以后一系列的流动性过剩的问题。”她认为。

  她表示,货币发出来有一个滞后效应,一般是两年。从2004年到2006年开始流动性泛滥,恰好是两年。而2004年前,以美国和欧元区为主的国际社会一直在减息。
    
  “2001年开始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三大经济体发出来的货币2004年全面显现。2004年黄金、全球的股票价格、房地产价格全部上涨。” 她说,“(国内流动性泛滥)跟全球的问题分不开的,我们不能孤立的看问题,不是因为中国有吸引力,所以货币才来,因为全世界的货币跟水一样的,没有水是不行的,但是水多了是要泛滥成灾的,再多一点海啸是要死人的。我们的经济虽然有高速的增长,但是我们的经济体制还不是那么健全,或者不是那么灵活性很大。你这样大量资本的流入,而且资本的流入不是投资,是金融资本,是虚拟资本,这是不是我们现在的经济体制、我们的金融体制能够承接得了的,这个问题一定要搞清楚。”

  她表示,面对这样失衡的问题和贸易顺差的问题,不能把贸易顺差的问题都归结为汇率的问题来解决。

  “比如说贸易顺差,宏观经济学里面就很明显,它是因为国内储蓄和投资的差异,”左晓蕾说,“国内储蓄和投资的差异,很关键的又是企业的投资和差异和政府的投资和差异所致,这些东西都不是升值能够解决问题的。汇率的调整、适度的灵活性是必要的,但是不要把一切都交给它。”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