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左小蕾的博客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日志

 
 
关于我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左小蕾,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1992年8月,获得美国伊里诺依大学( Univ.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博士学位( 国际金融, 经济计量学)。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可以应对资本的大进大出  

2008-09-26 23:54:11|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像我们前期判断的那样,美元贬值态势开始发生变化。美元与亚洲各国货币的关系正在发生与1997年相似的变化。 现在是一个关键时刻,亚洲各国的经济都在经历着严重的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泡沫的困扰, 已经在非常脆弱的危机边缘,越南资产价格泡沫的”率先”破灭发出了警号。亚洲金融危机的触发因素是资本的大规模流出。如果美元走势变化引发大规模资本流出,可能像亚洲金融危机一样, 再次引发一场泡沫破灭的经济危机。 中国是否能够很好地防止资本的大进大出, 是能否再次幸免遇难的关键。

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 资本的大进大出是非常重要的原因。防止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有必要研究亚洲经济危机前后资本流向的变化, 特别要注意一些与近年来亚洲国家的资本流向变化相似的危机环境和条件,对加深危机认识和有效的防范, 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注意到三个方面可能引起资本的大进大出, 进而引发经济危机的现象。

首先, 亚洲新兴市场经济的资本流进流出与美元汇率密切相关。

数据显示, 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 美国经济低密,美元的有效汇率持续下降。正是在这一段时间, 新兴市场特别是东南亚国家, 有一轮长达五年的资本流入时期。90年代中期美国新经济开始发展,美元开始升值, 新兴市场的开始资本快速流出, 资产价格泡沫迅速破灭, 爆发了亚洲经济危机。

2001年, 美国新经济危机和9.11时间的影响, 美国经济金融周期调整.,美元开始对主要货币持续贬值, 2003年新兴市场的资本开始再次大规模流入, 而且超过90年代的流入规模。在这一轮美元贬值的阶段,中国也在2004年开始大规模资本流入。这次美元走势再次反转, 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向会不会改变, 什么时候改变,亚洲会不会再次爆发经济危机? 这些是非常值得注意的问题.

虽然中国是第一次经历大规模的资本流入,还没有经历过资本大规模流出的冲击。根据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和亚洲经济危机的经验和教训,以及中国经历的这一次的资本流入与美元贬值同步的事实, 在美元走势开始发生变化的微妙时刻,我们应该密切关注流入中国的资本的动向。

其次, 资本流入有一个相对缓慢的积累的过程, 但是资本的流出的特点,第一是快, 第二是规模大 。

亚洲金融危机, 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入持续5年之久, 但是在危机爆发是前后,96-97年之间, 泰国资本流出占GDP的15%; 韩国的资本流出占GDP的9%。 亚洲国家在危机前,资本流入平均占到GDP的3.5%, 但流出的比例大大高于3.5%。一旦资本发生流出, 流出的规模有可能超出流入的规模。特别是发生恐慌性的资本流出, 无异于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加速了危机的扩散和蔓延, 使亚洲奇迹一夜消失,十年的经济发展瞬间化为乌有。极大地加剧危机的对本国和整个东南亚的影响。

墨西哥有资本大规模流出引发危机的多次经历. 90年代初期爆发的金融危机也,在93-94年两年之内资本的流出占GDP的12%; 在81-83爆发的危机时, 两年之内资本流出达到GDP的18%。

中国从2004年开始, 资本流入大幅增长, 在4年多的时间,外汇积累到1.8万亿的世界之最。这决不意味这没有风险。比如, QFII流入的资金规模, 到目前为止一直是100亿美元,换成人民币占GDP的0,3%。但是, 去年其持有的股票市值是2000多亿人民币, 占GDP的0.9%。所以, 就QFII一项,资本的流出最高可能是流入规模的三倍。如果加上多年直接投资未汇出的利润, 规模可能更大,一旦发生资本流出的触发因素,资本流出的规模可能是惊人的。特别是那些赌人民币升值而流入的资金, 汇率的差价一定使得这类资金的流出规模大大高于流入规模。

中国目前的资本账户的开放已经很大, 个人换汇可以每人五万.按照现在的汇率1美元对6.93元计算, 只需要不到12.5万亿人民币, 就可以完全兑换1.8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我们有17万亿居民储蓄, 有20多万亿企业储蓄. 中国决不可以对大规模资本流出掉以轻心。

亚洲其他国家, 韩国, 泰国, 印度, 越南, 印度尼西亚, 等等,许多国家, 像中国一样, 连续多年升值之后,已经在连续累积了5年的资本流入, 经济面对严重的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泡沫。更为严重的是越南。 越南资产价格泡沫已经”率先”破灭。 越南盾两个月贬值2.6%, 资本市场指数1-5月下跌55%,主要城市房价下跌50%, 越南已经走到危机的边缘。亚洲部分货币开始出现对美元贬值的态势.韩元, 泰铢,卢比,比索在在2008年开始分别对美元贬值6.04%, 5.58%, 1.55%,1.89%。亚洲许多国家的资本流向已经再次随着美元走势的转变开始流出, 韩国最近已经有几百亿美元的流出。

在美元走势变化的关键时候, 资本的大规模的流出, 非常容易摧毁最脆弱的经济,比方说越南。 在全球化一体化的全球经济的格局下, 经济相关性日益紧密, 一个国家出现问题, 对其他国家,特别是周边国家不可能不产生影响。

第三,这一轮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入与亚洲金融危机时的资本流入的结构不一样。

90年代的资本流入是以债务形式流入为主,这一轮资本的流入是以证券投资资本为主。证券投资资本的投机性很大, 而且与直接投资资本的根本区别是变现快, 流动性大,具有快进快出的特点。泰国政府在2006年9月, 曾经突然宣布过一次对证券投资资本的更严厉的管制政策, 其主要原因,就是流入泰国的投机性资本规模超过所能承受的程度, , 对泰国经济和市场秩序带来非常不安定的因素. 印度政府在去年11月份,也有过一次对证券资本的管制行动. 虽然后来因为方式的问题, 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泰印都没有继续执行管制禁令.但是两国政府冒着极大的风险, 紧急出台管制政令, 说明证券投机资本的干扰, 对本国经济, 社会和市场的稳定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特别是泰国政府, 当年投机资本的恐慌性流出, 引发从泰国开始的亚洲金融危机, 对泰国来说是刻骨铭心的

中国这一轮的资本流入是否是证券投资资本的流入为主有很多讨论,对于快速积累的外汇储备有很多根据官方数字的分类计算。各种计算都显示有几千亿的非贸易非直接投资的资本流入。证券资本流入占GDP的比例,正式的,比较确定的计算, 只有QFII的0.9%的比例。其他几千亿非贸易资金和非直接投资的资金并没有确切的去向和数据,不敢枉下判断。但是问题必须提出来给予必要的关注。

我们认为, 亚洲的经济危机重重, 美元走势的改变带来资本流向的转变,非常容易像1997年的亚洲危机一样, 成为点燃危机的导火索。中国经济处在重重危机之中, 同时大规模的资本流入,也使中国经济积累了风险。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有四大免受危机影响的屏障。第一,我们吸取了亚洲金融危机和日本泡沫危机的教训, 高度重视了资本流入的控制,特别是对投机性资本流入资产市场的控制。提前调整了资产价格的膨胀, 在泡沫的形成过程中, 刺破了泡沫。并没有给大规模的资本流入在资产市场上兴风作浪的机会, 资产价格的风险大大降低。第二, 大力度的综合政策组合,把通涨水平控制在一个可承受的水平上。第三, 三年前开始了汇率机制的改革, 汇率和经济体制的弹性大大提高,经济的调整能力大大加强。第四, 在国内外诸多不确定因素和突发性因素的冲击下,保持了经济稳定增长的局面。面对美元走势的改变可能带来的资本流向的改变, 只要我们能够进一步控制资本的大规模的流出, 我们就能在比1997年更大的开放环境中, 顺利渡过危机。

我们认为, 在美元贬值态势的转变还没有完全稳定之前, 实际上要”两防”,即要防热钱继续流入, 又要随时防范资本大规模流出。继续防止资本的”大进”和”大出”。因为,美元走势还没有完全稳定之前,  投机资本强化升值预期, 吸引更多的投机性资本流入,进一步推动”汇率泡沫”, 赚取’最后的晚餐”。

在美元趋势明朗以后, 要防止以中国高通涨, 房地产和其他资产价格泡沫,以及周边新兴市场的严重通货膨胀, 资本流出货币贬值, 等等情况为理由, 引导人民币贬值预期, 推动资本大规模流出。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当时华尔街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发出信息, 强调亚洲经济危机的严重性, 调动资本加速流出亚洲, 流向美国, 加剧了亚洲经济危机的影响,推动美国新经济的发展。

另外, 不能对周边国家的危机掉以轻心。在全球化的形式下,各国之间的关联度越来越大,中国较之1997年已经更大的开放, 资本流动已经有更大的自由度,与周边国家经济的关联度已经非常密切。邻国越南已经出现经济危机的信号, 我们要做好准备, 把可能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

更重要的是, 立即制定和宣布外汇管理的应急机制。为防范大规模资本流出,我们应该立即制定并公开宣布, 不排除在必要的时候启动资本管制的应急措施, 包括征收外汇兑换的”托宾税”, 延长资金境内停留的时间,等等比较严格的资本管制的措施。这会大大提高”热钱”的机会成本, 不仅到时候可以名正言顺地控制资本流出,避免资本大规模流出引发经济危机, 同时也可以阻吓现在热钱的流入。因为并不是马上实施, 也不会对市场造成突发的冲击性影响。

应急机制不是倒退, 这是必要的应急管理方式。 我们约法三章在先,现在资本可以流入, 但是在我们认为有损害中国经济的危机影响时, 我们有权启动紧急预案,保护我们自己的利益。美国政府经常这样合理合法干预经济, 比如这次次贷危机。

中国可以应对经济危机 。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